李钦:莫迪政府的第二次大幅减税,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

摘要:来源:盘古智库莫迪总理自2014年上任以来,已经在印度进行了两次大的税务改革,第一次是2017年的GST(货物与服务税)这一间接税税制的改革...

来源:盘古智库

莫迪总理自2014年上任以来,已经在印度进行了两次大的税务改革,第一次是2017年的GST(货物与服务税)这一间接税税制的改革。第二次则是上周五(9月20日),由财政部长希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宣布对直接税(企业所得税)领域的减税提议。

就在同一天,印度司法部(Ministry of Justice)颁布了2019年《税法(修正)条例》(THE TAXATION LAWS (AMENDMENT) ORDINANCE, 2019,文末附条例修正案原文下载),引入了第115BAA条和第115BAB条:

115BAA---给出了22%的企业所得税基准税率,低于之前的30%(营收40亿卢比以下的企业适用25%的减让税率),但是适用新的较低税率的前提是企业不得享受其他的税务豁免、加计扣除或者抵扣等较为重磅的所得税优惠。在此种模式下,加上相关的附加税最终综合税率约为25%; 115BAB---2019年10月份之后在印度设立新的生产设施(Manufacturing Facilities)并在2023年3月1号之前投产的,享受15%的税率,在此种模式下,加上相关的附加税最终综合税率为17%。

此消息一出,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指数(NIFTY)和孟买证券交易所(SENSEX)指数应声上涨5%。创下了最近十年来的一个单日最大涨幅。

不过,有一个概念需要注意,也就是“名义税率(nominaltax rate)”和“实际税率(effectivetax rate)”。之前印度的名义税率最高是35%,但几乎没有企业真的会承担35%的税负。因为印度政府给出了各种各样的税务豁免(Exemption)和优惠措施,所以绝大多数的企业的实际税率都低于30%,按照之前印度的税制,年营收(Turnover)在4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4亿元)以下的企业,税率为25%。甚至有不少企业往往只承担约20%甚至更低的税负。根据印度公司事务部(Ministryof Corporate Affairs,MCA)的统计,印度目前有大约120万家公司制企业,而其中99%的企业都是营收在40亿卢比以下,反言之,适用30%税率的企业在印度是绝对少数。所以对于广大的、非新设立的生产型企业而言,适用一个差别不大的新税率,还要放弃各种税务豁免和优惠,有点儿口惠而实不至的意思。

对于在印度新设立的生产型企业,虽然可以选择低税率,但众所周知生产型企业从建厂、投产到回收成本一般需要多年时间,这段时间因亏损,本来就无需缴纳企业所得税。相比于我国的税收优惠政策中会直接规定税务优惠从投产后获得第一笔收入之日起计算(如财税[2012]27号:自获利年度起计算优惠期,第一年至第二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三年至第五年按照25%的法定税率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并享受至期满为止),印度政府目前还没有给出具体的低税率适用的年限,也没有对新设生产型企业的行业进行限定,没有行业限定的税务激励政策在实践中一般很难产生区分效应,也不利于鼓励印度急缺的殊行业对印度的投资,印度政府应该会在正式的税法法案(Act)中给出具体的规定。

印度政府减税的动因是什么?

首先是印度经济增长速度的严重放缓。根据最近的统计,印度GDP增长率从之前7%以上回落到5%左右,印度希望借此机会,吸引更多外资进入,提振印度的制造业、同时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此外,印度除了国内各邦之间在吸引外资上要进行竞争,在国际层面上,更多的是和东盟、拉美国家等承接产业转移的目的地国家之间进行竞争。亚洲主要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的企业所得税税率低于印度,印度希望吸引、承接中国的产业转移,因此打出减税牌。

就在出台减税令之前几天,莫迪政府已经宣布过一次对FDI的放松,进一步放松了煤矿、代工、零售、数字媒体等领域的外商投资准入。

减税带来的较为直接的一个问题是,根据印度财政专家的估计,减税将导致差不多1.45万亿卢比(约占印度GDP的0.7%)的税收收入的减少,由此可能加大财政赤字的压力,要知道,印度2017-2018财年的企业所得税收入总额为5.2万亿卢比,减税导致的数额约占28%。当然,因为上文中提到了适用新的低税率的前提是放弃现有的政府授予的税务豁免、补贴等,印度政府的财政损失可能显着低于1.45万亿卢比,不过总体而言还是会造成一定的财政压力。而羊毛出在羊身上,印度政府的期望是通过降低税负并且提升营商环境,吸引更多投资和企业,从而在创造就业的同时扩大税基,从而弥补这一财政赤字。

进一步提振经济,“减税”还不足够

印度政府的减税作为增强印度“全球竞争力(Global Competitiveness)”的一部分,表现了印度希望进一步推进“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并提振经济的决心。但是补贴是补贴不出世界五百强企业的。按照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排名,印度近年来确实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但在劳动法、行政法律合规负担、融资成本和资金使用效率等多个方面存在显着短板,这些因素不是通过单纯的减税就可以改变外商的投资决策的。

针对投资者而言,印度纳税的透明度(transparency)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之前有会计师事务所协助企业造假,印度的税务机关也存在选择性执法、突击执法和过度执法的问题。

此外,印度税政的行政效率问题是让印度本国和外资企业头疼的问题。以间接税中的GST为例,按照目前的制度,每年需要申报数十次。印度的税务主管部门也是事出多头,分归几个部门管辖,进一步拉低了办事效率。

“风物长宜放眼量”,印度政府的减税是莫迪政府连任之后为了提振印度经济、创造就业而打出的“组合拳”中的一招,未来具体执行如何,我们且看印度的表现。

作者:李钦

盘古智库研究员

印度大恒竺成(Linklegal)律师事务所顾问

作者拥有印度国立大学法学院商法和税务相关的硕士学位,同时也拥有清华大学法学院的法律硕士学位,着有《印度投资实务指南》(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及《印度公司法精要》(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

(编辑:文静)
本文为 铼环亚娱乐ag88官方网站|注册( http://www.ilaitech.com)转载作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铼环亚娱乐ag88官方网站|注册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华润双鹤上半年净利6亿 销售费用19亿研发费不到1亿

真蟹不够戴假蟹满地爬 阳澄湖大闸蟹防伪蟹扣的困局

英利国际置业5子公司违法遭6罚 曝境内外汇转移境外